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织织毛衣喝口茶

啦啦啦~

 
 
 

日志

 
 

《灵魂拒葬》人物小传——参谋  

2007-03-25 18:12:25|  分类: 思泉涌 文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摩羯座,表面冷漠但是内心却对战争有一股不可言喻的狂热,崇拜并且怨恨父亲伟大的形象,渴望得到父亲的承认,做事不择手段,冷血,自私,无情,本能的否定自己内心中一切软弱的成分。


  我想,我一定能超越父亲的。自从进入军校之后,这个念头就在我的脑海中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
  父亲无疑是国会中最睿智的议员,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那些愚不可及的顽固派老家伙永远不知道只有战争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母亲生我的时候就死了,听父亲说那是一个飘雪的圣诞节,而母亲却永远的长眠了,而父亲对母亲的执着的爱让他再也没有娶妻,于是我就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可因为没有儿子,父亲曾被那些嫉妒的眼红的议员嘲笑着。但是我并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而且父亲对我严厉的教导更比其他纨绔子弟得到的苛刻得多。我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我为我的家族自豪。
  听父亲说,祖父是光荣战死在沙场上的。小的时候我曾经溜到祖父曾经的书房,那里的一个大玻璃柜子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勋章,在我还没来得及数清楚的时候,就被父亲发现。在父亲把我赶出祖父书房前,他总要深深地凝望着那些闪闪发光的勋章,那时,父亲的眼中放出的异样光彩,让我终身难忘。
  我想父亲对于勋章的狂热就是源于对祖父的敬爱。这已经是一个崇尚军功的时代了,不光是父亲,叔叔伯伯们都是军官。只不过因为父亲年幼时患病体弱,所以成了参议员。这是上帝的不公平,我相信这件事对于父亲来说,比只有我一个女儿更让他难过。
  还很小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得到父亲注视着我的时候那深深的怨毒与期望,这种复杂的感觉让我不知所措。我既是害死母亲的罪人,却又是母亲唯一的孩子;我既是家族的没用女儿,却又是家族现在唯一的希望。我知道只有我成为军官,成为将军,立下赫赫战功,才能去除父亲脑中对我的负面想法,才能让父亲正看我。
  而当我11岁,把这个愿望告诉父亲的时候,他却没有高兴,他的眼中只闪过一丝悲伤,之后就如秋日如镜子一般的湖面一样毫无波澜。我本身期盼着的父亲为我的骄傲没有降临在我的身上,我迎来的只有地狱一般的训练与教育。从那一天起我的身上就总是伤,但是我无怨无悔,我深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呃……这虽然是中国话,但是……呵呵)
  我本来想有了一个既定的目标就可以什么都不想,可是事实证明年幼的想法实在是幼稚的很。在军校之中,每个人见到我的时候都不会叫我的名字,他们只会说,“嘿,你瞧这是科尔斯参议院的女儿……”而当我技压群雄夺得射击比赛的冠军的时候,大家对说,“他是科尔斯参议院的后辈,这都是理所应当的。”若我要说此时我没有怨恨父亲的话那我一定是世上最不诚实的人。我恨这些人,他们离间了我与父亲的感情。我竟然头一次对家族、地位以及父亲产生了一种憎恶,这一刻我很害怕,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害怕过,这种憎恶是对我价值观的一种撼动。
  不仅如此,我憎恨在军官学校中孤独的生活,身处在那些男人之间简直让我窒息。我为我儿时幼稚的想法悔恨,我没有想像到在军官学校中很多人并不以党军官为荣,他们只是应了父亲的要求,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你没有在军校中待过是无法想象那些外表光鲜的军官们在学校中是怎样做着最见不得光的事……
  其实从他们之间脱引而出并不是难事,我相信父亲把家族所有的优点都已传给了我。我不能再思考那些让我疯狂的念头,我需要的只有一个,我要打败所有人,我要成为众人眼中最优秀的军官,我要父亲也能感受得到我的光辉。一个有目标的人的奋斗是事半功倍的。
  毕业典礼的那一天,当我怀抱着无数奖杯走着正步到父亲面前立正站后之后,我看得出父亲眼中惊讶的目光。也许在父亲的眼里我真的那么不成器,但是我做到了,我让父亲知道了他本来不指望有什么作为的女儿现在成了军官学校中最优秀的毕业生,我也让父亲感受得到我正散发出的年轻活力以及对功名的熊熊欲望,还有,我有能力成为家族最优秀的继承者的野心。至少在这一步,我成功了!
  虽然之后一步一步的晋级被人评论称“因为父亲是参议员”,但是父亲与我都知道,这个说法就是扯淡。参议员有几百个,可是他们的儿女没有一个像我一样成功,像我一样,在军中运筹帷幄,辅佐上司获得一场又一场战争的胜利。从少尉开始,中尉,上尉,到现在的少校我只用了短短五年。五年时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许是她最美好的青春,她应该在青春的五年中找到一个好人家嫁掉,然后生许多的孩子。但是她却永远无法体会我现在胜利的喜悦与自豪。她们看不到当我站在那些在战场上拼杀的士兵的后面紧绷的神经,她们看不到我在作战会议上与顽固的老家伙们的唇枪舌剑,她们更不可能看得到我是怎样顾全大局,舍弃了妇人之仁取得战争的胜利的。这一切的一切,支持着我,鼓励着我,如同一双翅膀待我飞向成功的彼岸。
  前不久为了取得东部战斗的胜利我们部队挺进了东部山区,那里地形复杂,正值盛夏天气情况也变得复杂起来,战事陷入了僵局。将军在此时显得有些犹豫,尽管如此我也不能不否认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他也曾战功赫赫,身上的军功章如同夏日屋檐下的风铃一般叮当作响。只是,他难免有些念旧,他时常看着沙盘中星星点点的标记陷入沉思。当一个军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那么就说明他的军事生涯走到了尽头。这种回忆会害死所有人,包括我。
  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我是父亲的女儿,在这种时候更应该正确地指导战争的方向,在将军优柔寡断之时我果断的接过指挥棒,一号高地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就成为我军囊中之物。攻打二号高地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困难,副官们反对我的提议,他们认为这会造成我们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但是最终将军还是选择了我的提议,派了一个小队现行袭击对方的炮塔作为牵制,最终烧毁了他们的军火库,取得了东部山区的战略要地——二号高地。
  但是在攻打三号高地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本身就处于劣势的我军因为不熟悉地形陷入苦战。攻打三号高地也是我的主意,没有全面的考察地形的确是我军的失误,当时的战况十分紧急,如果不马上抉择,那么如果对方剿灭了那个小队,那么以后再想出其不意攻打下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们的计划可能要推迟至少半个月,这对于作为进攻一方的我军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损失。在会议桌上气氛沉闷得很,老家伙们抽烟的抽烟,敲桌子的敲桌子,而将军显然估计到了此战会陷入困境,向我露出了一个“你看,没有经验的冒进就是这样的后果”的眼神就陷入了沉默。依靠另外那些靠当兵年数累计升迁上来的老家伙更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扶着桌案站起身了,平静地对他们说,“向他们开炮。”
  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我。将军的眼中包含着惊讶与质疑,甚至还有一丝的憎恶?我管不了那么多,要胜利,就要不择手段。我拿起指挥棒在沙盘中绘出现在的战事,并把我的决定向他们演示了出来。将军立刻说,“不!”他的神情中充满了矛盾与痛苦,我明白他怜惜那些士兵,但是这是战争,他也明白,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将损失更多士兵的生命。
  最后,当一枚一枚炮弹落在三号高地上,我们已经分不清楚那些飞起来的被炸得七零八落的残骸是敌人的,还是我军的,这一战,我们损失了一个小队,而敌人,在高地上的至少三支小队全部被歼灭。
  也许将军觉得我太过冷血,但是我并不在乎,我需要更多的胜利来积累我的荣誉与自信!没有人会知道我心中对于胜利的渴望!只有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我才能在父亲的眼中越来越优秀。父亲,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