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织织毛衣喝口茶

啦啦啦~

 
 
 

日志

 
 

《骨如玉者》——2  

2007-03-30 23:35:23|  分类: 别人事 自己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小在所有的小朋友中我就爱跟秀秀天天在一起,因为她跟我同月同日生,只不过她比我大一岁,但是因为我小学曾经在国家比赛得过奖,越了一级跟她同级。那个时候的秀秀比我高半个头,但是打架的时候还是我罩着她,儿时的战争很单纯,因为小,什么都不怕,长大了之后从来就没有挥舞过拳头,也就再也没有用这种方式保护过秀秀,换作秀秀一次又一次的保护我。

小时候的我觉得流血是世界上最疼的事情,也只有摔跤什么的才真的让我流眼泪,当然只有长大了之后才知道肉体与精神的痛苦根本就是两个境界。我总是在秀秀摔跤的之后给她消毒,然后拿出好吃的大大泡泡糖在最里面使劲儿嚼半分钟,然后吹出双层的泡泡,秀秀就会顽皮的用手指头戳破泡泡,那些泡泡糖就会糊到我的脸上,看见我满脸的泡泡糖,她就会破涕为笑。我乐于如此,尽管这样我回家要花几个小时来弄干净我可怜的小脸,但是只要秀秀能忘记疼痛让我做什么都行。曾几何时我认为只要有我在秀秀就永远都不会哭泣,可是我把自己看得过于伟大,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没有一个人能永远保护另一个人,甚至,自保都很困难……

秀秀学习成绩将将过了二本线,还一天到晚的瞎操心。秀秀,你觉得这有意思么?活在这世界上有意思么?其实我不用问,我知道你觉得没意思,要不然你也不会走,但是,为什么,你选择在我面前走?我只记得我抱着你,紧紧地,你是怎样挣脱我的怀抱下了床?你总说我睡得跟猪一样雷打不动,如果我有神经衰弱就好了。我不知道秀秀是不是在临行之前亲了我脸一下,我总感觉左边面颊上有一个唇印,干涸了之后那块嘴唇形状的皮肤有点紧,这是你临行前送给我的礼物么?

次日早晨,我帮伯母办好了出院手续,接伯母回了家。安顿好了之后转身要走,伯母轻轻的唤住了我,“琜玡……”我转回身,看了看伯母,然后顽皮的小了一下说,“伯母,我会把秀秀的那一分也活下去。”

话说起来很容易,我已经也无数次的跟秀秀说过“我要从今天开始振作”“我以后再也不吃肉了,减肥!!!”“我以后……”这样的话,从来没有兑现,可是这次我真的希望能好好的活下去,秀秀留在我面颊的脣印火辣辣的,像是把她的意识也烙在我的脸上,还有伯母沉甸甸的期盼,温暖的手……我很害怕,但是又出奇的勇敢。我叼着烟卷站在窗前眺望的时候,能感觉得到秀秀在我后面微笑的看着我,轻风拂过,她的长发还能瘙我的痒,她轻轻的声音就在我耳后响起,“少抽一点儿吧……”

我不得不承认秀秀是一个比我坚强也比我意志力强的多的人,当时一起叼起烟卷,她放下了我却总也扔不掉。但是对于别的事,她却总没有我那种该放则放,尤其是对墨墨。墨墨仿佛是秀秀的烟,让她戒都戒不掉。

想说墨墨的事情,要说上好久,好久。他是秀秀人生旅途上的过客,是秀秀人生这场演出的皇牌龙套,却也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疤。的确我承认,墨墨真的很有型,出演一个超级龙套他也不会让你觉得不够格,怪只能怪他龙套当的太称职了,不愿意在舞台上多呆一分钟。

我电脑里面有不少秀秀和墨墨的照片,他们俩分手之后,秀秀就把她电脑上的墨墨的照片全都删掉了,我开始的时候一直假装笑话秀秀,笑她的不成熟,笑她小气。可其实我看到秀秀跟墨墨照片却比她黯然神伤……

秀秀其实挺秀气的一个女生,瓜籽儿脸,双眼皮,鼻子很挺,嘴唇薄薄的,长长的直发,淡棕色,配上她明亮的眼珠,活脱脱一个小精灵一般。只可惜她样貌跟性格根本不搭配,她很傻,傻到家。我的样貌跟性格也不搭配,这是牧羊座这一天出生人的通病么?所以,秀秀在小学的时候就挺得男生喜爱的,那时候的男生也挺傻X的,看见眼睛大一点的,说话细声细气一点的,就内分泌失调,当然我说的不是秀秀,她不是那样的女孩儿,她眼睛不大,细细长长,说话声音也不细,略微有一点沙哑,也许是因为小时候我打架的时候,她急得大哭,把嗓子哭坏了。秀秀完全是因为她温柔的眼神,小时候的人们,都是很恋父恋母的。

我想秀秀之后的脆弱与自尽跟她父亲的去世有很大关系。伯父在秀秀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患AIDS病逝的。那个时候的AIDS是很神秘的病,我跟秀秀都不知道,爸爸妈妈也遮遮掩掩,可是他们越这样,越引起我跟秀秀的好奇心。

我们溜到图书馆翻阅病理学的书籍,看到关于AIDS的介绍。当我们看到传染途径“1、母婴;2、输血;3、性行为”的时候,隐隐的觉得这不是我们该了解的东西。我飞快的合上书,跟秀秀说,“你爸爸献血的时候,感染了这个病。”秀秀还没明白,问我说,“第三个是什么我没明白。”我说,“我也不明白,反正你爸爸可能也不明白呢,所以,他应该是第二个途径传播的。”

可是其实秀秀跟我都知道,伯父是小老板,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有钱得很,怎么可能吃饱了撑的去献血,倒是经常去深圳香港出差。秀秀很傻,天生在成人世界中触觉迟缓,我当然不能把我嗅到的微微不安告诉她,她也就将信将疑的,没有问。

那时候的伯母真的让我至今难忘的坚强,天天笑着送上学,笑着接放学。秀秀就没心没肺的,慢慢忘了什么是AIDS。但是这件事却最终铸成了秀秀人生最大的悲哀,她异乎常人的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