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织织毛衣喝口茶

啦啦啦~

 
 
 

日志

 
 

《骨如玉者》——7  

2007-04-23 15:31:17|  分类: 别人事 自己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爸看我傻在那里,冲我招了招手,“琜玡啊,这就是我曾经跟你提起过的阿姨,还有这,”爸爸走过去拍了拍那个男生的肩膀,“这是你哥哥。”

  不,我不需要一个阿姨,我更不需要一个哥哥。

  我在眼泪夺眶而出的前一刻奔回了自己的房间。我想,在他们面前哭,一定会让爸爸妈妈难堪,他们会误会我哭得本来用意,我会让他们蒙羞,让他们自己的宽容降等。我更怕在那个男生,不,是在我的哥哥的面前哭会让他觉得我是一个爱哭鬼。

  我翻出他送给我的耳坠儿,那美丽的紫色水晶因为泪水模糊在我的眼中。原来,他早就知道,有我这样一个妹妹,而且,在他的母亲回来向我们诉苦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打探。这个毁了我美好纯真的感情的人!这个卑鄙的人!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憋屈得想哭,这似乎是一个幻想的破灭,人生第一个幻想的破灭,我委屈的只想哭泣,但是我却怎么样都哭不出来。这一刻,我想起了秀秀。

  不顾一切的飞快地穿好鞋夺门而出,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去了哪里。我奔跑着,上气不接下气地,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她家的门口。

  秀秀家住在一栋公寓楼里,她妈妈自从叔叔死掉之后就从小别院儿里搬到这里,六楼,一个能接收到阳光温暖的楼层。房子并不大,因为秀秀的妈妈没有固定工作,而秀秀要上学,但是我喜欢那里的味道,闻起来特别温暖。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咣咣凿门。

  “谁啊?”是秀秀的声音。

  “秀秀,”我止不住地哽咽,“是我……”

  她急匆匆的把门打开,我一看到她焦急的眼睛,和因为担心而半张开的嘴唇,就再也忍不住扑到她的怀里哭。

  她被我吓坏了,焦急的问,“怎么了?说啊,你怎么了?别哭了,你怎么了?怎么了啊?”我只剩下哽咽,没有办法说出任何一个字,那曾经美丽的情感现在让我痛不欲生。我把脑袋深深地埋在秀秀的肩窝里,左手死死的嵌在她的肉中,右手揽着她的脖子,任她扳也扳不开,最后只能就这么抱着我。她想哄小孩儿一样,摸着我的头发,喃喃的在我耳边说“不哭不哭”。我们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门口,像一对紧紧相拥着跳舞的舞者。

  隔了一会儿她看我停止抽泣,才才慢慢的把我拉开,我看见她的眼圈也红了。

  “怎么了啊?”

  “我爸爸的前妻来了……”这是实情,但并不是全部,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让秀秀知道这次的事情呢?

  “先进来再说吧。”秀秀把我让进屋里,随手轻轻地把门关上。我哭得有点儿累,一头栽倒在她家红色的沙发上,试图平复仍然紊乱的呼吸。她先走过去给我倒了一杯水,端着水杯走到我近前,她还穿着我送她的小兔子拖鞋。

  “喝点儿水。”

  我顺从的坐起来,抱着杯子一饮而尽,颇有点儿古人上战场前的决绝。她揽着我的头坐下,我也就顺势的躺在她软软的腿上。

  温暖的斜阳余辉透过我们背后的天窗把秀秀的身影投射到地砖上,那些让我发疯的心慌在那一瞬间都如烟一般消散。

  太安心了,真舒服。

  我什么都没跟秀秀说。初恋的对象是哥哥这件事让我羞于启齿,我庆幸没有把在美丽的情人节发生的美丽的故事告诉秀秀,它成为了我一个人的秘密,第一个一个人的秘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