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织织毛衣喝口茶

啦啦啦~

 
 
 

日志

 
 

重新拾起笔,竟然还是说不出什么  

2009-02-24 11:05:03|  分类: 思泉涌 文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没开学的时候就塞了一堆事儿,我以为当我在这种杂七杂八之中伸出头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可是没有。

  我没觉得本队的辅导员有什么好,因为话剧队的本队的辅导员什么都做不了,话剧队本队的辅导员不能阻止非集中班班员留宿集中班,话剧队本队的辅导员有没有能阻止非集中班班员留宿集中班,话剧队辅导员还是没有能阻止非集中班班员留宿集中班。话剧队本队的辅导员刚刚知道,原来“工作量达到集中办班员的标准”就可以住在集中班了,原来所有的工作都只能在集中班做,别的地方做不了了。

  也许你不知道话剧队本队的辅导员做人有多难。做人本来就难,夹在上下级之间就更难。我从来没有把孩子们当下级,因为我始终觉得既是从支书位子上退下来,这些孩子们也还是我的孩子们。没有一个话剧队的老队员脑子进水非要在毕业之后回来搅和一通,更何况话剧队本队的辅导员。如果一件事情很多人都say no,那么他们一定会有他们的理由,我不能说真理掌握在多数人手中,只能说,常理/情理掌握在多数人手中。

        话剧队的孩子们是一群脆弱的神经质,我们敏感,我们激动,我们被刺一下痛入骨髓。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刺痛别人,那么别人也没有什么理由来刺痛我们。话剧队的孩子们吵架,用工科人的词汇,就是一个正反馈,好像还深怕对方不知道自己有多愤怒,一定要让对方更加愤怒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怒了。这就是一个15~20岁的女孩子在跟男朋友吵架,往往只能以分手作为结束。过了20岁了,我吵架的时候才知道,这样没有用,所以我一直在改,我一直在努力改,我再也不在吵架的时候说粗口,再也不在吵架的时候人身攻击,我努力这在吵架的时候不要盛气凌人,我努力得在吵架的时候给对方解释和说明的空隙。所以,无论如何,请再跟话剧队的孩子们说话的时候,留有余地。

        写下这些字,我不禁泪流满面,我害怕说这些事情,我的脑海当中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争吵,太多的退队。我曾经被晨儿一路宠着,我曾经被刘洋说过又原谅过,在这些关怀下,我才知道我究竟做错过什么,又有什么做对了。马良说得对,有些事情当时并不能被理解,但是自己的关怀才是指引孩子们前进唯一的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